夜摊淘书记

二十年前,在杭州求学时,最有意思的莫过于在文二路夜摊上淘旧书了。

那时文一路、文二路、教工路的周边林立着许多大大小小的学校,是名副其实的文教区。学校多,学生必然多,学生多,消费热情也必然高,所以地摊文化在这里大行其道。

每天傍晚时分,文一路、文二路两旁的人行道上便挨挨挤挤地摆上了各种摊位。说摊位,其实就是铺在地上的厚塑料膜或者大广告布,两三平方米见方,上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商品。但凡吃的,用的,看的,玩的,应有尽有。摊主有本地的,也有外地的,大多热情和气,“生意不成仁义在”的理念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诠释。

当天色慢慢暗下来,路灯陆续点亮后,道上的人也开始密集,大部分是学生。从开始的“三三两两”到不久的“川流不息”再到最后的“摩肩接踵”,往往不经意间已经人潮鼎沸。这种境况,在每年入夏的五六月间达到了顶点。

夜摊上最让我着迷的是旧书摊。虽然摊位就三四个,甚至有几个连摆摊的时间都不是固定的,但书摊上的书像磁石一样吸引着我。我中学时期也常淘书,可老家旧书摊上的书品种少得可怜,品相更是谈不上有多少“新”。而这里的书摊却完全不同,可能是省城的缘故,书的品种既多又全,应有尽有,并且品相相对较“新”,有的甚至能达到八九成。当然最吸引人的还是价格,地摊文化奉行的是“皇上的待遇,平民的价位”,因为学生普遍钱不多,摊主更深谙此道,只要你有非凡的勇气、足够的耐心去“杀”价,他也便听之任之,不多计较。结果是双方快乐成交,皆大欢喜。

买下的书现在看来应该算是“惊艳”的,比如文学类:中华书局初版的“四大名著”,内页还配有名家所绘的插图,厚厚的一沓只要5元钱;柔软的皮质封套,烫金书名、锌版专印的英文原版《世界文学史》上下册也就10元钱;《辞海》《字源》《词典》等工具书书页完整,品相较新的也不超过20元钱。再比如艺术类:各类字帖、画册随便挑10本起卖,一律8元钱,其中还不乏有民国珂罗版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木版水印的精品,我甚至还捡漏了一本内页贴满文人手札和碑字拓片的民国老账簿……等到大学毕业,我兴奋地把淘到的三大箱宝贝书带回了老家,却独独把行李被褥遗忘在了学校,这件事到现在还会被母亲记起并数落。

时光荏苒,望着书房书柜上那时所淘的书,恍惚间,我仿佛穿越到了大学时代的杭州文一路和文二路边的夜书摊。


来源:今日黄岩